会宁会师纪念馆观后感450字

唐山抗震纪念馆是为纪念1976年唐山大地震和唐山人民在全国人民的全力支援下抗震救灾、重建唐山的伟大壮举而建立的。

唐山抗震纪念馆位于河北省唐山市中心的抗震纪念碑广场,始建于1986年,原名“唐山地震资料陈列馆”,1996年进行了改扩建,更名为“唐山抗震纪念馆”,2006年纪念唐山地震三十周年之际又进行了大规模的调展改造。扩建后的纪念馆建筑面积为5380平方米。

纪念馆建筑设计新颖别致,外圆内方,造型独特。中间方厅耸立,周围圆厦环抱,馆顶呈台阶状自西而东向唐山抗震纪念碑广场中心倾斜。馆内大厅正中矗立着江泽民总书记为唐山人民的亲笔题词。

馆内共分为两层展厅,中央大厅一、二层贯通。展览客观反映了1976年那场举世震惊的强烈地震给唐山人民生命财产造成的惨重损失;讴歌了唐山人民泰山压顶不弯腰的英雄气概以及抗震救灾、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的顽强精神;展示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唐山人民的亲切关怀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人民无私的援助。珍贵的历史资料感人肺腑,给人信心,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直观生动的现实教材。

展厅内实物展柜,展出了被震坏的时

钟、当年最早向党中央汇报震情所用的电

台、抗震救灾工具以及全国各地给灾区人

民的慰问信件、衣服等实物,同时还有防

震减灾常识的宣传。展览运用了场景复原、

大型浮雕、艺术造型等等现代化展陈手段,

不仅有珍贵的历史图片、电脑合成图、光

电地图、程控图等,而且大量运用多媒体

景观艺术,如幻影成像、虚拟现实、影视

与场景结合等手段,使观者动容,心灵震撼。

为了使唐山抗震纪念馆能够充分发挥防震减灾科普教育基地的职能作用,唐山市委、市政府于2006年对其进行调展改造。

调展改造后,在基本保留建馆初期建筑结构、尊重原有“天圆地

方”设计思想与建筑风格的同时,对整体建筑进行了较大规模的

改造与扩建,在展馆西侧新加建了办公设备管理区,对馆内空调、

消防、监控、电气系统等进行了更新,并新增设了电动扶梯、直

升电梯、残疾人坡道等设施,使展馆功能更加科学完备而富有人性化。

2006年调展改造后纪念馆展出主题为《唐山抗震成就展览》一方面以突出重点、体现特点、展现亮点为原则,充分展示震后30年,特别是近10年来,英勇的唐山人民弘扬抗震精神,建设繁荣美好新唐山所取得的党派成就。另一方面以实事求是、尊重历史、相信科学为原则,充分挖掘历史资料,加大了抗

震救灾的展出内容,使地震文化资源得以全面整合,展览体系完整而独具唐山特色。抗震纪念馆现有固定陈列为《唐山成就展览》,展陈面积3500平方米,展线长度620延米,采用图片、实物、景观、多媒体等多种高科技的展出形式,声、光、电相结合,体现了新型展馆的现代化气息。展览共设置景观模型及艺术品21个,等离子电视6台,电子触摸屏4台,实物展品共3大类50余件套,照片400余张,静态图表12个,光电图表14个,文字版31个。三组巨幅铜制浮雕展示了唐山的过去、现在、未来;大型地台模型直观地展示了唐山的地形、地貌及行政区划;地震科普电影给观众身临其境感觉的同时又了解了地震科普知识;FLASH动画片用非写实的手法介绍了唐山陶瓷历史、工艺及流程,集知识性和趣味性于一身。

调展后的《唐山抗震成就展览》,包括序和9个部分组成。分别为:(序)渤海明珠——唐山;(1)百年城市,工业奠基;(2)罕见震灾,举世震惊;(3)抗震救灾,气壮山河;(4)新城崛起,生机盎然;(5)防震减灾,造福人民;(6)蓝色思路,走向世界;(7)经济建设,跨越发展;(8)和谐社会,繁荣文明;(9)展望未来,再创辉煌。展览坚持突出重点、体现特点、展现亮点和实事求是、尊重历史、相信科学的原则,充分展示了震后30年特别是近10年来,英雄的唐山人民弘扬抗震精神,建设繁荣美好新唐山所取得的辉煌成就。

《防震减灾科普知识展览》展板36块,

展线长100米,展览分为两部分,对地震

的形成机制、地壳运动,防震减灾的相关

法律文件、城市建、构筑物地震安全性评

价工作及城市防震减灾和农村抗震知识、

城市社区防震减灾的主要内容、社区防震

减灾应急实施方案、农村建房的抗震措施、

城市和农村建房避免或减轻地震灾难的办

法等方面内容进行宣传展示。

唐山抗震纪念馆开馆以来,共接待了国内外各阶层人士350多万人次,年接待观众近20万人。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80余位,其中有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曾庆红、尉健行、迟浩田、彭真、万里、何鲁丽、赛福鼎·艾则孜、铁木尔·达瓦买提等等。此外,还接待了联合国减灾十年委员会秘书长、欧盟副主席、美国地质调查局局长、美国塞达拉皮兹市、瑞典马尔默市、英国林肯市、日本酒田市等友好城市代表团、古巴妇女代表团、美国共产党代表团、国际轮椅基金会等世界五大洲近百个国家的外宾数万人次。

唐山抗震纪念馆于1995年被中共河北省委、省政府确定为“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被国家教委、民政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共青团中央、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联合确定为“全国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纪

念馆将以整洁优美的内外环境、生动详实的展览内容、热情专业的讲解服务,充分发挥防震减灾科普教育基地作用,为地震科学和防震减灾知识的普及工作做出更大的贡献。

附件(一)唐山大地震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6秒,我国河北省唐山市发生了一次78级强烈地震。这次震惊世界的“728”大劫难,是中国历史上一次罕见的地震灾害,也是迄今400多年来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惨的一次。

这次地震的震中(北纬118°11′,东经39°38′)就在唐山市区,震源深度11公里,极震区烈度达XI度。28日晚6点45分,唐山市附近的滦县又发生一次71级地震,震源深度10公里,震中烈度为IX度。

人类将永远铭记历史的这一个时刻:公元1976年7月28日,北京时间3

点42分538秒。仅仅在一秒钟以前,地球的表面似乎还是平静的。只是在此前一二天,整个唐山市及其附近地区闷热难忍,人们普遍感觉呼吸短促,胸口堵闷,烦噪不安。27日前半夜唐山市区绝大多数市民被这种异常的燥热从屋内驱赶到街头巷尾。夜已经很深了,人们才陆续回到房中,可是依然难以入睡。

然而,谁又能知道,一场可怕的灾难正在逼向人们?7月28日凌晨3点多即大震前夕,唐山大地上空,颜色怪异的地光到处闪烁,不时有强大的"信号灯"般的光芒照得大地亮如白昼;3点42分,沉雷般的地声由地下滚滚而来,似风吼雷鸣;42分56秒,地光和地声达到了高潮,随着地面突然卷起的一阵黑色旋风和巨大声响,几道骇人的光亮刺破漆黑的夜空,大地疯狂地颤抖起来。震惊世界的唐山"728"大地震发生了。

这是一场罕见的天灾。在短短的十几秒内,在强烈的摇撼中,这座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顷刻间被夷为一片废墟。80%以上正在酣睡的人们来不及反应就被埋在瓦砾之下,造成惨重的伤亡。整个华北大地在剧烈震颤。天津市发出一片倒塌房屋的巨响,正在该市访问的澳大利亚前总理惠特拉姆被惊醒了,他所居住的宾馆也出现了可怕的烈缝。北京地区摇晃不止。人民英雄纪念碑在颤动,砖木结构的天安门城楼上,粗大的梁柱发出仿佛就要断裂的"嘎嘎"的响声。在华夏大地,北至黑龙江省满洲里,南到河南省正阳、安徽省蚌埠、江苏省靖江一线,西至宁夏的吴忠、内蒙的磴口一线,东至渤海湾岛屿和东北国境线,这一广大地区的人们都感觉到了异乎寻常的摇撼。据调查,唐山地震的破坏范围超过3万平方公里,有感范围波及全国14个省区,总面积约相当于国土面积的1/3,其中,陆地面积约为217万平方公里,占全国总面积的23%。

唐山地震震级为78级,它是由西安、兰州、成都、渡口4个地震台的513型中强地震仪所记录的地震图测定出来的。它代表的能量是32×10⒗J,这相

当于一个125万千瓦发电机组连续运转8年的总发电量,相当于1945年美国投向日本广岛的400颗原子弹同时爆炸!

唐山地震是极为少见的城市直下型地震,其灾难之惨重,损失之巨大,是人

类历史上罕见的,被列为本世纪10次破坏性最大的地震灾害之首。据统计,在唐山地震中死亡的人员共有2424万人,重伤1646万人;造成截瘫患者3817人,失去父母的孤儿4204人,轻伤仍需治疗者达36万之多。其中,唐山市死亡1359万人,占总人口10619万人的128%;加上死亡的唐山市流动人口13万余人,

则唐山市死亡近149万余人,全家震亡、断门绝烟的7218户,占市区总户数的45%;重伤81万余人,其中,终身致残者1700多人。地、市属郊县死于地震的为69万余人,重伤56万余人,其他地区死亡2万余人,重伤27万余人。

震后的唐山大地,房屋倒塌,烟囱折断,公路开裂,铁轨弯形,地面喷水冒砂;全市通讯中断,交通受阻,供电、供水系统被毁坏,整个唐山市成为一片废墟,景象惨不忍睹。据统计,唐山地区震毁公房1479万平方米,其中唐山市1043万平方米,占全市公房屋总数的77%。唐山地区倒塌民房530万间,其中唐山市12万间。从经济上计算,唐山地区总的直接经济损失达5448亿元。北京、天津及河北省的一些县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失。

唐山地震的震害之大,从下列事实中可见一斑:全市供水、供电、通讯、交通等生命线工程全部破坏,严重危及人们生活。所有厂矿全部停产。所有医院和医疗设施全部破坏,大量伤员无法就地治疗。唐山电厂、陡河电厂厂房倒塌,设备损坏,烟囱断裂;变电站、输电线路严重破坏,总计影响已投入运行和正在建设的发电设备,约占京津唐电网发电量的30%。通信楼房倒塌,砸坏通信设备;市内和长途电信线路严重破坏,使唐山地区15个市、县、区对内对外通信全部瘫痪。京山铁路破坏十分严重,地震时正行驶在京山线的7列客、货车和油灌车脱轨。铁路桥涵严重破坏达45%。铁路、信号、通信、调度、供水、变电等建筑物和设备严重破坏。蓟运河、滦河上的两座大型公路桥梁塌落,切断了唐山与天津和关外的公路交通。全区71座大中桥、160座小桥和千余道涵洞及280公里的油路遭到严重破坏,公路基本阻断。市区供水管网和水厂建筑物、构造物、水源井破坏严重,供水中断。开滦煤厂的地面建筑物和构造物倒塌或严重破坏,停电使井下生产中断,近万名夜班工人被困在井下,矿井内大量漏水,震后一二天内,多数矿井的生产设备被淹没。唐山钢铁公司所属各厂厂房倒塌和严重破坏,构筑物部分破坏,设备、电气、热力、燃气管线被砸坏,高炉、化铁炉、转炉因停电、停水使铁水、钢水凝铸在炉膛内蒙古自治区。唐山境内的陡河、邱庄、浑河的三座大型水库和般若院、八一两座中型水库的大坝滑塌、开裂,防滑墙倒塌,410座小型水库中有240座震坏,6万眼机井淤沙、井管错断,占总数的67%。大量农田水利设施破坏,沙压耕地50多万亩,咸水淹地70多万亩,毁坏农业机具55万余台(件),砸死大牲畜36万头,猪442

万多头。

面对如此严重的灾害,党和政府迅速采取和实施了国家级的救灾对策,实行以解放军为主体,各专业抢险救灾队伍大力协同;现场救护和以邻近的轻灾区及外省市为强大后方的救援体制,展开了大规模的抗震救灾工作。

1救灾组织与指挥。

7月28日晨6时,党中央、国务院在北京召开唐山地震救灾紧急会议,决定建立中央救灾指挥部,由国务院四位副总理和北京军区司令员组成领导小组,负责统一领导京、津、唐地区的救灾;建立唐山救灾指挥部,由河北省政府、省军区主要负责人组成领导小组,全面负责唐山现场救灾的组织指挥工作;建立河北省救灾后勤指挥部,由河北省政府、省军区主要负责人组成领导小组,负责唐山地震救灾的后勤保障工作。同时,国务院各有关部、委、办和有关省、市、自治区亦成立援唐指挥部,主要负责专业救灾的指挥及援唐的组织工作。会议还决定调集解放军北京部队、沈阳部队及有关军兵种部队参加救灾。

2.抢救、抢修、抢通和抢运。

地震使近百万人被压埋,水、电、通讯和交通中断,抢救、抢修、抢通和抢运成为抗震救灾最紧迫的任务。

首先,参加抗震救灾的十几万解放军进行了大规模的抢救工作。驻灾区部队最先投入抢救,投入兵力占部队总救灾兵力的20%,但救出的群众占部队总抢救人数的96%,充分体现了就近及时抢救的作用。其他部队则迅速开进,分片部署,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因地制宜,全力抢救,创造出许多救灾史上的奇迹。地震6天以后,还从震塌的楼房里救出10名被困人员,其中埋压最长时间达12天零15小时。8月6日基本完成救人任务后,解放军又投入主要力量开展艰巨的清尸工作,及时掩埋了尸体,稳定了群众的情绪,防止了环境的污染。

邮电部组织了9个省、市、自治区邮电部门和部直属单位共派出抢修队伍1200多人和大批车辆、通讯设备,及时到达灾区,按照"先沟通、后恢复;先干线、后支线;先保证重点、后逐步扩大"的原则,实施地下电缆、电台、通信车以及飞机、汽车等多种方法,进行应急抢通,保证了应急指挥,于9月1日前基本恢复了邮电通讯。

军、民航空部门则迅速架起空中桥梁,承担了巨大的救灾空运任务。指战员打破常规,增加空运吞吐量,在空投食品、内运救灾人员和应急物品、外运伤员等方面发挥了特殊作用。据统计,震后半个月内,唐山机场起落各类飞机2885架次,平均每天近200架次,7月31日一天达354架次,平均2分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降。

交通部以及解放军、河北省工程队和当地养路人员约35万人则迅速投入公路、桥梁的抢修抢建,贯彻"交通干线、重灾区和不通车的优先修复"的原则,

架设浮桥实现应急沟通,又抢修公路提高通过能力。至8月10日,唐山全区已恢复通车,保证了大量救灾人员和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到灾区。

铁道部和铁道兵则从12个铁道局、6个工程局和铁道兵3个师等28个单位调来42万多人,投入铁路抢通工作。到10月下旬,就使京山、通坨铁路的运输能力达到了震前水平。

运输部门则出动两万多辆汽车,配合铁路、航空展开紧张的抢运伤员和物资工作。截至当年底,共把以下大量物资运往灾区:粮食7661万斤,饼干点心36447吨,食糖1230吨,肉9471吨,蔬菜1406吨,衣服1573万件,鞋41万双,炊事用具5287万件,火柴6110箱,肥皂11562箱,洗衣粉32吨,药品2937吨,苇席262万片,苇箔1542万斤,草袋2556万个,木材8973万根,毛竹1114

万根,铅丝1000吨,铁钉1030吨,油毡8651万卷,石棉瓦3645万片,塑料布1043吨……。

供水部门则进行了抢修供水会战,从外省市运来了器材和15000米水龙带、40多吨钢管,按先易后难,尽快逐步恢复供水能力的原则,先解决临时供水,再分区分片抢修、分别供水,最后统一供水。到10月唐山全市共恢复水源井31眼,平均日供水量达52吨,基本解决了群众生活用水和部分生产用水。

3医疗救护与卫生防疫。

震后,13个省、市、自治区和解放军、铁路等系统的2万名医务人员组成了280多个医疗队、防疫队、携带药品、器械到达灾区,迅速开展了规模巨大的医疗救护和卫生防疫工作。据全区不完全统计,需急治疗的伤员(不包括小伤)达708万人,其中重伤16万人。为此,抗震救灾指挥部合理部署医疗力量,全力进行现场救灾护,同时根据国务院决定,检伤分类,组织后送,开始了历史上罕见的全国范围内的伤员大转移,截至8月25日,共动用159列火车,470架次飞机,将100263名伤员运往吉林、辽宁、山西、陕西、河南、湖北、江苏、安徽、山东、浙江、上海11个省市。到9月上旬,各医疗队共治疗伤病员159万人次,其次抢救危重伤病员634万人,做各种手术295万人。

大震也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疫情。据统计,震后几天,饮水中的大肠肝菌数超过国家饮水卫生标准的几十、几百甚至成千上万倍,一些地区每平方米粪便上苍蝇密度平均达400~500只,每平方米垃圾堆上,平均每小时孳生蝇蛆34万只。震后三四天就发生大量的肠炎、痢疾,一周左右达到高峰,市区患病率高达10%~20%,农村高达20%~30%。瘟疫!唐山面临着新的死亡。8月2日唐山抗震救灾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成立防瘟疫领导小组,并请求国务院派防疫队支援。8月3日前后,7个省、市、自治区和河北省各地的防疫队1200多人,火速直到灾区,5万多件防疫器械、400多吨防疫药品、100万份疫苗、菌苗从全国四面八方源源运到灾区,迅速开展了声势浩大的防疫灭病运动,集中力量打防治痢疾的歼灭战,全面防治流感、流脑等冬春传染病和伤寒、乙脑等夏秋季传染病,先后进行了清尸防疫、消毒杀虫、预防接种、治疗现患和除

四害、讲卫生运动。1976年入冬,根据卫生部指示,唐山又进行了一次尸体再清理,以数万民兵为骨干的清尸队伍,将所有掩埋深度不够的尸体重新挖出,或火化或深埋,完成了一项极浩大的工程。次年春暖季节,唐山安然度过灾后的传染病暴发期,传染病发病率比常年还低,创造了震动世界的奇迹--大灾之后无大疫!

4恢复生产、重建家园。

唐山是中国京津唐重要经济区的组成部分,是华北的著名工业城市,工业总产值224亿元,约占全国的1%。唐山扼京津通往东北的交通要冲,是国家重要的煤炭工业基地,素有"煤都"之称。人口106万,市区73万,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1000人。7月28日地震使这座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夷为一片废墟。党和政府在开展抗震救灾的同时,即从全国14个省市调集2300多名工程技术人员和7万多人的施工队伍及大量物资,帮助恢复生产,重建家园。据不完全统计,当年唐山地、市、县属企业复产和部分复产的企业占总数的85%;唐山地区14个县市粮食单产和总产均已达到丰收的1974年的水平。1977年底,唐山市工业总产值已达震前1975年水平。

重建新唐山,贯彻建设小城镇、合理利用土地、做好城市总体布局、防灾减损的原则进行。震后的新唐山由原两大片改建成三个城镇,一般建筑物以抗Ⅷ度设防,生命线工程适当提高设防标准。经过周密准备,1979年下半年,唐山开始大规模重建工作。国家拨款50多亿元,共集设计施工队伍10余万人,至1984年,市区已建成1200万平方米居民住宅,600万平方米厂房及公用设施。震后的新唐山,高楼林立,通衢如织,翠荫夹道,春光融融。广大农村也瓦舍清新,五谷丰登,山海辟利,百业俱兴。唐山如劫后再生之凤凰,奋翅于翼东之沃野。

唐山地震的伤员损失如此惨重,给人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启示和教训:

第一,震前未能作出准确的短临预报。虽然地震部门对整个华北地区和京津唐渤张地区有过不止一次的地震中期趋势估计,但终究限于地震预报科学尚处于探索和经验积累阶段,对地震缺乏规律性认识,也缺乏预报这种类型地震的经验,未能做出短临预报。同时,地震工作的基础设施不够健全,技术装备落后等也是重要原因。

第二,各类建筑没有考虑抗震设防。唐山市虽位于地震区,直接坐落在发震断裂带上,过去基本烈度却一直定为Ⅵ度,整个城市生命线工程系统及其他系统均没有抗震设防的任何防灾准备。另外市区建筑密度和人口密度过高,如原市路南区的建筑密度高达70%,因此造成惨重损失。

第三,地震应急准备不足。唐山抗震救灾的组织指挥总的说是成功的,但由于灾情严重,震前应急准备不足,应变能力低,信息系统失灵,因此,救灾

初期的组织指挥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局部失控,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和损失,影响了救灾工作的顺利开展。

第四,拒绝外援是一项失策。唐山大震发生后,联合国及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表示愿意提供各种援助,但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中国因强调自力更生而婉拒了一切外援。实际上,自然灾害是全人类的灾害,适当接受国际人道主义的外援与自力更生的方针并不矛盾,对抗震救灾是不无裨益的。

此材料来源:今视网综合

附件(二)唐山地震留下的不仅仅是伤痛

——抗震纪念馆的守护者

日前,笔者来到坐落于唐山抗震纪念碑广场西侧的唐山抗震纪念馆,这里正紧张地进行施工改造。“今天一定要把墙上的小洞堵上,细节的地方请大家务必注意!”侯亚全耐心地向施工人员布置着任务。在唐山抗震纪念馆工作了近15年的侯亚全,是这次抗震纪念馆改扩建工程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工作人员都亲切地称他“侯工”。

52岁的侯亚全经历了30年前的那场大地震,对地震造成的灾难至今记忆犹新。

当他从废墟中被救出时,发现老母亲被压在自己的脚下。他使出全身力气搬动砸在母亲身上的房梁,救出奄奄一息的母亲,送到附近的临时医院抢救,可是当时强心针已经用光,大夫们也无能为力。他拼命地给母亲进行人工呼吸,但最后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离去。“亲眼看着老母亲走了,我这心……”说到这里,侯亚全哽咽难言。

将母亲简单安葬后的第三天,侯亚全就回到单位,投入到地震救援队伍中。1992年,他调到唐山抗震纪念馆,负责保卫安全工作。他工作细心、认真,自己绘制了展馆的平面图,图中标注了灭火器材和安全出口的位置,贴在大厅里,为参观者提供方便。2001年,他担任抗震纪念馆工会主席,经常组织职工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侯亚全说:“我在地震中捡了一条命,所以现在的每一天都要活得有意义。”

说起自己的这份工作,侯亚全非常自豪:“唐山抗震纪念馆是唐山的窗口,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和外国友人都来这里参观过。我的职责就是守护好这个窗口,干一辈子也乐意!”

——党氏三姐妹的情谊

无情的地震打碎了无数个美满的家庭,4204个小生命成为孤儿。震后,河北省石家庄紧急筹建了一所育红学校,来照顾这些地震孤儿。被送到那里的孤儿,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写有自己父母姓名的小布条,其中只有3个不满一周岁的女婴身上没有布条。校长董玉国和老师给她们起名为党育红、党育苗、党育新,后来她们被称为“党氏三姐妹”。

姐妹3人同住一间房,育红学校老师对她们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照顾,令她们终身难忘。年龄最小的党育新回忆说:“我后来听年龄较大的同学说,有的老师还用自己的奶水喂养我们,她们真的很伟大。”

姐妹3人在育红学校共同度过了5年无忧无虑的生活。1981年,一对奥地利夫妇收养了没有任何亲人的大姐党育红。那时正值放假期间,同学们都回亲戚家探亲去了。放假回来,育苗、育新好久没有看到大姐,经常问起“姐姐怎么还不回来”,可是她们只是5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

9岁那年,育苗回到唐山,住进了社会福利院;育新被接回亲戚家抚养。从那时起,三姐妹分开了,自此以后,三姐妹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如今,育红远在奥地利维也纳,育苗当兵转业后成为河北涿州一家科研机构的工作人员,育新在唐山市残疾人联合会工作。由于育红身在国外,联系较少,育苗和育新之间经常互通电话。

三姐妹分别后的第一次相聚是在1996年唐山大地震20周年的时候,姐妹3人同吃同住,开开心心地玩了十几天。虽然育红不会说汉语,但是她能叫出育苗、育新的名字。

如今,30年后的党氏三姐妹已过而立之年,育苗、育新都已有了5岁的儿子。尽管震后经过民政部门的努力查到了三姐妹的真实姓名,但育苗和育新始终没有改姓。因为她们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是党和祖国养育了她们,是地震赐予了她们不可替代的情谊。

——20对轮椅夫妻的传奇

震后的高位截瘫患者,要面对只有15年生命极限的国际医学界的断言。然而,康复村里的20对截瘫夫妻,却一年年打破了这个极限,至今依然幸福安详地生活着。

康复村是唐山市政府1991年出资120万元建成的专门接收震后截瘫夫妻居住的小型社区。每对夫妻住房的室内家居设施全部特意变矮,便于坐在轮椅上使用。尤其是卫生间,隐藏在靠床一面墙的推拉木板里,卫生间里设置了和床高度一致的水平垫子,垫子中间就是马桶,再向里则是洗澡的水龙头。这可称作是专为截瘫病人设计的无障碍住房。

2005年9月,唐山市政府又出资170万元,对康复村进行改扩建。现在每户的住房面积由40平方米扩大为58平方米,房内大大小小的设施全部更换一新。院里还安装了康复器材,为截瘫病人提供运动休闲的场所。20对夫妻居住在康复村里,其乐融融,就像一个和谐的大家庭。

当初,每一对截瘫夫妻的结合都不被人们看好,但是他们坚信两人可以相濡以沫,白头偕老。56岁的杨长禄和56岁的张秀霞,就是这样一对不舍不弃的轮椅夫妻。在彼此帮助和鼓励的过程中,两人彼此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现在夫妻二人在康复村里过着恬淡幸福的日子,安度晚年。

20对轮椅夫妻的生活来源主要靠政府补贴,身体较好的夫妻自己能做些轻便的小生意,比如开三轮车拉客人、刻印章、配钥匙等,以此自食其力,减轻政府负担。

现在,居住在康复村里的20对夫妻中最小的45岁,最大的已经62岁了。由于他们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有的夫妻就把亲戚家的孩子接过来一起住。孩子们的笑声给康复村送来了欢乐,也给这些轮椅夫妻带来慰藉和满足。(张海宁)

竖河镇大烧杀纪念馆观后感

2015年10月22日下午,在反法西斯抗战胜利70周年的余温还未消退之际,崇明县全体青少年事务社工前往竖河镇参观了竖河镇大烧杀遗址。虽然,只有短暂的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但馆内一幅幅照片、一件件文物和一处处复原景观重重地撞入了我们的内心,丰富的史料真实再现了岛内人民同日本侵略者进行英勇斗争的光辉历程与艰苦

卓绝的抗战之路,这些都使我受益匪浅。

在纪念馆里,我辗转于一个个展馆之间,驻足在一件件文物陈列之前,“序厅”、“全国战火点燃”、“崇明抗战”、“竖河大烧杀”、“抗战胜利”、“尾厅”,生动浮雕、场景模拟、幻影成像、多媒体视频、沙盘复原等各种展物,真实再现了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在崇明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和崇明人民奋起反抗侵略者的历史事实。自己的思绪也随之开始不断穿梭于那段痛与泪、血与火相交织的历史岁月。在参观的过程中,我首先感受了当面对外来侵略时,崇明人民的一致抵御外敌团结精神。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的英雄和爱国主义者,汇成一股不可抵挡的抗日洪流,空前的团结精神,形成了真正战胜日本侵略者的无坚不摧的力量源泉。

而展馆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第4块展区,1940年7月30日,侵华日军在崇明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惊天惨案——竖河镇大烧杀,120余崇明同胞惨遭杀戮,成为崇明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为铭记历史、珍爱和平、警示未来,崇明县在竖河镇大烧杀遗址上新建了遇难同胞纪念馆,于大烧杀纪念日——7月30日正式开馆。

走出纪念馆,心中充满崇高与悲壮的情怀。伤亡人数和财产损失,一个个鲜明的数字让我不能有丝毫的轻松和愉快。在这场战争中,民族承载了许多的苦难,付出了许多的代价。以后的日子里,我们要谨记团结奉献的抗日精神,同时要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不懈努力奋斗。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参观着展馆,我的心不时为之震撼,心生感触,在国家危机存亡时刻,无数的英雄的无畏壮举令我感动,触动着我;无数的抗日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充分的展现出中华儿女的爱国精神和不屈不挠的奉献精神;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中国人民的聪慧,他们都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团结各国人民,用自己的力量,振兴了中华民族,撑起了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

前世不忘,后世之师。复习历史,是为了不忘记那段历史。因为无论何时,忘记历史,将意味着背叛;忘记历史,历史还将重演。

作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青年,我们要热爱这个历尽劫难的祖国,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当我们走在民族复兴的道路上时,我们应当时刻谨记团结奉献的抗日精神,不论战争或是和平,我们都要很好的发挥下去,万众一心,团结奋进。把满腔爱国之情化为发愤学习和工作的强大动力,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资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坐落在当年日军大屠杀地之一江东门“万人坑”遗址及尸骨丛葬地之上。据史料记载和见证者的回忆,1937年12月期间,侵华日军曾在江东门集体屠杀一万多名中国俘虏及平民,遇难者尸体经慈善团体就地掩埋于“两个水塘和一条壕沟内”。1984年、1998年和2007年期间,曾先后三次在此地发掘近千具遗骸,经史学、法医学、考古学等多学科鉴定,确认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骸骨。

2008年7月7日,盛夏的南京炎热异常。走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广场上的我心里却如暴风雪侵蚀般寒冷。

进入呈平顶半地下墓室形的史料陈列厅内,一阵冷气扑面而来,可是,我难以找到舒适,却有一种阴冷、哀思的感觉随之而来,这里墙面也是以灰色为主题,没有生气的材料,营造了一种没有生气的氛围。整个身体被肃杀、哀怨、悲痛、愤怒等种种不明情绪所笼罩,心情也极其压抑。

在这座纪念馆现有馆藏文物史料超过一万件,主要陈列有:当年日军屠杀现场照片,历史档案资料,中外人士当年对这次历史惨案所写的纪实、报道和出版的专著、图书、报刊,至今尚健在的1000多位幸存者的名册、证言、证词和实物;当年屠杀南京军民的日军军官和士兵的日记、供词;崇善堂、红卐字会、红十字会等慈善团体掩埋尸体的照片、统计表、臂章证词以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中国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主犯松井石根、谷寿夫审判的照片、判决书等。电影放映厅里正向观众放映《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文献纪录片。张张照片展示出曾经的血腥历史,件件实物告诉我们无法掩盖的滔天罪恶,串串文字好象都化作滴滴血泪在向世人控诉自己的冤屈……桩桩件件,黑色、白色,白色,黑色,血腥色……那段不堪回首的中国的国难史又一次展现在我们面前……

在展馆的尾厅部分,有一间不规则的半开闭屋子,屋子下边是清冽的水,而屋顶上每隔十二秒就会有一滴水从高空滴下,同时侧面墙上贴有遇难者遗像的灯光会亮起后再熄灭。这是因为在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中,平均每十二秒就会有一个中国同胞被杀害……12秒,何其短暂,滴答,滴答,水滴落下,生命被迫结束……

展馆外,二百二十二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脚印刻在铜板上永远地留在纪念馆内。其中脚印大多都有伤残,有的只有四个脚趾,有的只有三只,还有一位有一只脚。

其中,最为叫人触目惊心的是原址原貌展出的葬我同胞的“万人坑”。堆堆白骨,垒积成山。从骨型上可以看出来,这其中有只有几岁的儿童,有十几岁的少年,也有青年,有老年,有姑娘,有妇女,有老妪,有学生,有劳工,还有放下武器的民兵、军人,无数的百姓……其中一具颅骨上面,还保留着清晰的弹孔。种种姿势,俯,仰,侧,爬,曲,直……头颅和身体分开的,四肢不全的,几具甚至十几具摞在一起难以分清彼此的……它们似乎都在无声中向我们控诉着,呻吟着,呐喊着……告诉人们不要忘记这段不应该过去的过去。而这,只不过是当年30万遇难者中很小的一部分而已……一种难以形容的痛,在一点一点吞噬着我的心。思绪也不知怎的穿越了时空,我似乎看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看到了无辜百姓惨死在敌人无情的炮火中,看到了积贫积弱中国在任人宰割、欺凌……女儿拉着我的手,“妈妈,快走吧,我好害怕,晚上会做噩梦的!”孩子啊,你可知道,不仅仅是你,这是我们全体中国人的真实的噩梦啊!七十年前,多少生灵在侵华日军的铁蹄之下成为冤魂……多少土地在侵华日军的炮火下变成焦土……

和“万人坑”紧连的是碑林,祭场,冥思厅。冥思厅室内水池铺贴黑色花岗岩石材,贮满清水,池内的烛灯与镜面黑色花岗岩交相映辉;十二米高的照壁上则安装了“让白骨可以入睡,让冤魂能够安眠,把屠刀化铸警钟,把逝名刻作史鉴,让孩童不再惊恐,让母亲不再泣叹,让战争远离人类,让和平洒满人间”八句话,闪烁有光,直入人心。站在照壁前,我把这八句话念了一遍又一遍…

步出冥思厅玻璃幕墙后,便是和平公园。道路两侧清水涟涟,在微风里波光闪烁。南侧青山松柏、北侧胜利之墙浮雕,向远处望去,则是耸立的和平雕塑及水中的倒影,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这是现实啊,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

战争的硝烟虽已熄灭了半个多世纪了,但是战争给人留下的痛却是骨铭心的。七十年前,侵华日军,在南京这座古城里所犯下的滔天罪恶,不会因时光的流逝而被历史所忘去;更不会因少数人的否认而被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所遗忘。相反,它会是一块明镜,时时刻刻发出耀眼的光茫,永永远远警醒着每一个有良知的人。“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已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的遗言醒目地显示在展厅展板上,道出所有爱好和平人们的心声。同时刻在我心里的还有当年曾无私救助中国平民的德国人约翰·拉贝的名言:“可以宽恕,但不可以忘却。”这黑色的记忆也将深深刻在我的内心,刻在幼小的女儿心中,刻在所有游览过此地的人们心中……

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

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