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古人淡泊名利的名言

居里夫人全名玛丽居里,她是一位高额头、蓝眼睛、身材修长的漂亮女子。不知有多少人为她所倾倒。而她却对自己的美貌不以为然,故意把一头金发剪得很短,不受相貌的干扰。

居里夫人虽然是个弱女子,但她的意志力却超群绝伦。她自己租了一间小阁楼,一天只吃一顿饭。到了深夜,她依然挑灯夜读。晚上冷得睡不着,她就把椅子压在身上,获取一些感觉上的温暖。我觉得,她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这么一个女子,却有着比钢铁还坚定的信念与意志,让我心中的敬佩油然而生。

居里夫人提出了“放射性”这个词。两年后,她发现了钋,接着发现了镭。居里夫妇为了更深入地了解镭,他们找到一吨可能含有镭的工业废渣。居里夫妇没日没夜地在院里的一口大锅里冶炼,再送到实验室溶解、沉淀、分析。经过三年零九个月,他们终于在成吨的矿渣中提取了0。1克镭。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消息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才有1989年12月26日居里夫人在法国科学院报告的场景。

然而,得过2次诺贝尔奖的居里夫人却那么谦虚。她视名利如粪土。她并没有被人事与盛名所拖累,而是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居里夫人埋头工作到67岁便离开了人世,她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科学啊!

在居里夫人的身上,我看到了无数的闪光点。她的坚强勇敢,她的淡泊名利,她的百折不挠,她的爱国精神永远铭记我心,她的事迹将鞭策着我努力学习!

淡泊名利作文(一)人的一生要过许多关口,其中,名利关是最狭长最难过的,可谓生命不息名利不止也。在名利关口面前,人们的态度大致有两种:一种是追名逐利,一种是淡泊名利。不同的名利态度,对于人生的为人本色、性情意趣、价值取向乃至生命长度,等等等等,都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和效果。

追名逐利者,其人生的热望和关注点往往聚焦于位子、房子、车子和票子上,他们的志趣和人生目标,是怎样获取更大的名望、更高的官位、更绰的房产、更多的钱财……为了达到这些,他们会绞尽脑汁、百般专营、曲意奉承、攀高结贵、见机行事、不择手段、不惜人格,甚至踩着党纪、政纪、国法和道德良心的黄线工作和生活着。因此,他们一生摆脱不掉担惊受怕、患得患失的心境,终日处于焦虑不安、浮躁烦恼之中,在谋取了非分的功名利禄之时,也饱尝了违心、苦闷、沮丧、落拓的苦痛……他们奉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或许就是“不求天长地久,只图今生拥有”、“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是与非”,这是一种极端利己主义和享乐主义的人生态度。

淡泊名利者,并非没有功名利禄之心,但他们在追求和获取的态度上不是搞急功近利、损人利己、损公肥私,而是讲顺势而为、公平竞争、取之有道、得而无愧。因此,他们活得坦然、活得真实、活得自在、活得宽朗、活得博识、活得自重、活得自爱。他们谦恭礼让、仁厚大度、博学睿智、诚实守信,对事业讲忠、对父母讲孝、对家人讲情、对朋友讲义的品德风范和人生的态度,是极具人格魅力的。他们做人做事都严格恪守着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情不为,损公肥私、害人害己的功利不取,不学无术、沽名钓誉、欺世盗名、寡廉鲜耻、自私自利、无情无义的品行不耻。这种贫安乐道、甘于寂寞、淡泊自守、不求闻达的精神境界,是一种纯粹高尚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有益于社会和人民的人生态度。两种名利态度,规定和铸造了两种不同品位和格调的人生,毋庸置疑,淡泊名利者受人青睐、尊重和推崇。

那么怎样才能达到“淡泊名利、宁静致远”呢?

总结历史,世人只有两种人活得最累,前者是身上带着数条人命的在逃要犯,后者则是满眼都是对于名利乐此不疲的苟蝇之辈。相对于如今的安定社会而言,较多的大概是后者。一生为了名利双收而草草度过一生,却不一定得到真正的幸福。

纵观中华典史,不难会发现,那些越是刻意的追逐名利的人往往都是名利两空,恰恰那些将名利淡泊于身外的文人雅士却赢得了世人的称赞,他们踏上了一生的巅峰,同时也登上了历史的巅峰。

魏晋时期,那是一个真正的乱世。曹操六十六岁就撒手尘寰,三国响当当的人物都相继离世。在那个历史昏暗的时代,也只有像他一样的人才会给阴冷的历史一丝丝慰借。讲到这里,对魏晋历史有些了解的人或许已经明白,我讲的正是魏晋阮籍,当年竹林七贤之首,享年五十八岁。他年少多才,本可满身荣华富贵,奈何他却淡泊名利,他确实可以说是颇有背景,父亲阮瑀当年是曹操身边的红人,曹氏集团的书记官。这样一条阳关大道被他弃之门外,不曾打动过阮籍的心。前有曹爽会意让他任官,被他婉言拒绝,后有司马昭邀他联姻却被他以醉酒化解。在外人看来他是不通晓人事、不会人情练达,自断后路。但也为此他得以保全身家性命。曹爽领导的曹氏集团一年后倒台,司马集团得政,如若当初他听从曹爽估计早就人头搬家了。

他淡泊名利不是因为做作,而是因为他觉得身上去一味的肩负这些,肩上的单子显得实在太重了!而选择一种宁静祥和的人生,会使人在人情山水之间得性格的升华和人生真正的含义。当你打开史书典籍你会发现阮籍似乎也有过官史,山东东平曾做过太守,北军曾就任校兵都尉。但你又可曾了解他去东平只是因为喜欢那里的风土人情,而且仅有十几日(李白有诗:阮籍为太守,骑驴到东平。竹判十余日,一朝化清风。)而且他就任都尉也只是看中了营中美酒。

阮籍并非在游戏人生,他只是在选择一种属于自己对待人生的方式。他的一生相比于那些一生追逐在名利战场上的人难道不会更显洒脱和诗意吗?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引之,乐亦在其中矣。”由此可见那些真正的幸福和快乐远非在于满身荣华富贵,而真正在于拥有一颗淡泊名利,宁静致远的心。

有人说:“释放自己才能活着,压抑自己只能走向毁灭。”是啊!在这个满眼都是名利富贵的迷乱世界,为何不选择一种别样的人生去绽放!

淡泊名利,宁静致远。

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

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