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受贿罪的法学家名言

受贿罪的认定

来源:《法制博览》2012年第04期

我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国家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以受贿论处。”虽然我国刑法已明确规定了受贿罪的定义,但在司法实践中如何具体的认定,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受贿罪的保护法益

关于受贿罪的立法形式,一直存在两种立场:起源于罗马法的立场是,受贿罪的保护法益是职务行为的不可收买性,根据这一立场,不管公务员所实施的职务行为是否正当合法,只要他要求、约定或者收受与职务有关不正当报酬,就构成受贿罪;起源于日耳曼法的立场是,受贿罪的保护法益是职务行为的纯洁性或公正性、职务行为的不可侵犯性,根据这一立场,只有当公务员实施违法或者不正当的职务行为,从而要求、约定或者收受不正当报酬时,才构成受贿罪。

上述两种关于受贿罪保护法益的争论并非只具有形式的意义。它们两者的区别主要有以下两点:

成立受贿罪是否需要以公务员为他人谋取利益为必要的前提条件?以及怎样理解“为他人谋利益”?根据第一种立场,只要贿赂行为与公务员的职务行为之间具有一定的联系即可,而不需要公务员事实上的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或者结果;但是如果依据第二种立场,受贿罪的成立要求公务员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

受贿罪的成立是否以公务员违反职责为前提根据第一种立场,受贿罪的成立不以公务员违反职责为前提;而根据第二种立场,只有当公务员以违反职责为前提而要求、收受或者约定贿赂时,才成立受贿罪。

我认为,刑法中之所以对受贿罪作出规定,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保国各级国家机关活动的正常开展,促进国家机关践行其为人民服务的活动宗旨;二是保证公民对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信赖。因此,我认为,受贿罪的保护法益是国家机关职务行为的不可收买性,因为,只要国家工作人员客观上以职务行为换取了利益或者国家工作人员在收受财物时许诺为

他人实施职务行为,最后即使国家工作人员并未实施违反职责的行为,也并未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也同样侵害了公民对职务行为不可收买性的信赖。

受贿罪的成立要件

根据上面关于受贿罪法益的论述,我们下面来具体说明受贿罪的成立要件:

主体。本罪为身份犯,行为主体为国家工作人员。其范围根据刑法第93条的规定确定。

行为。受贿行为表现为索取或收受贿赂——索取包括要求、索要与勒索贿赂;收受贿赂,是指在行贿人主动提供贿赂时,国家工作人员以将该贿赂作为自己的所有物的意思接收、取得;索取或者收受贿赂,并不限于行为人将贿赂直接据为己有,而是包括使请托人向第三者提供贿赂的情形但索取贿赂只需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就可以成立受贿罪,不要求为他人谋取利益。所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包括两个密切联系的内容:一是他人要求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权限为之服务,或者国家工作人员应经或正在通过其职务上的权限为他人谋取利益;二是索取或收受的财物是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不正当报酬。

故意。本罪的故意以对贿赂性存在认识为必要,也就是,必须认识到索取或收受的财物属于针对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不正当的对价。因此,如果对对价性并无认识,或者属于社交礼仪的范围之内的赠与,则得以否定本罪故意。

对《刑法修正案(七)》第13条的理解

《刑法修正案(七)》第13条就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密切的人(后文一律简称为“与国家工作人员密切的人”)的索取或收受贿赂的行为做了相关的规定。但应该如何理解这一规定在刑法理论界却存在不同认识:一种观点认为,该规定只是扩大了受贿罪的主体;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该规定其实是一个独立的罪名,即“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从《刑法修正案(七)》第13条的规定形式,以及我们前面有关受贿罪的论述来看,《刑法修正案(七)》第13条的规定与受贿罪相比,无论在行为方式,还是在主体、法定刑方面都不相同,所以我认为,第二种观念点更为合理。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密切的人的索取或收受贿赂时,何时构成受贿罪,而何时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我认为有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与国家工作人员有密切关系的人与国家工作人员同谋,由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上的权限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由与其密切的人索取或者收受他人财物的,与国家工作人员有密切关系的人与该国家工作人员一起构成受贿罪的共犯,而不单独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浅析受贿罪的法定刑

来源:《今日湖北·中旬刊》2013年第12期

一、受贿罪法定刑的立法缺陷

1、将受贿罪最高刑规定为死刑不可取

我国刑法对受贿罪的最高刑罚规定为死刑,这反映了立法者对受贿罪社会危害性的评价,但这种规定并不可取。

2、受贿罪与贪污罪共用同一罚则不可取,对贪污罪、受贿罪适用同一罚则是极为不妥的。因此,二者共用同一罚则违背了罪刑相适应这一刑法基本原则。

3、受贿罪法定刑设置的缺陷

首先,受贿罪在法定刑的设置上违反了罪刑法定原则。其次,受贿罪在法定刑的设置上也违反了罪刑相适应原则。

二、完善受贿罪法定刑的立法建议

1、取消死刑,将受贿罪的法定最高刑规定为无期徒刑。

根据我们上面的分析,死刑对于受贿人来说,其威慑作用不是很明显,而且它存在于受贿罪处罚体系中既不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的要求,也不符合国际发展潮流,因此,应当废止死刑在受贿罪中的适用。至于确立何种刑罚作为我国受贿罪的最高刑罚,在参考国外的立法例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目前贿赂犯罪比较猖獗的实际情况,笔者认为,最严重的受贿犯罪也罪不至死,适用无期徒刑已经足以惩罚和预防受贿犯罪。

2、对受贿罪应当单独设立罚则,确立以犯罪情节为主,受贿数额为辅的定罪量刑标准。

贪污罪、受贿罪差异明显,两种犯罪适用相同的罚则难以做到罪刑相适应。因此,对于受贿罪,应当单独设立罚则。以犯罪数额作为主要定罪量刑标准的罚则,忽略了侵犯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不可收买性的本质特征,因此在考虑受贿行为社会危害性时,应当主要考虑该行为侵犯职务的具体情节,而不应一味强调数额的作用,应当把受贿数额看成是确定刑罚幅度和量刑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3、受贿罪应当改革和完善财产刑的适用,增设罚金刑

周慧敏15:37:42

介绍贿赂罪与斡旋受贿罪的界限问题

刑法第388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以受贿论处。”斡旋受贿,又称间接受贿,它是受贿罪的一个特殊表现形式,从表面上看,斡旋受贿的行为人也是处于一种“中介”地位,实施一种中介行为,与介绍贿赂很相似,但是二者在犯罪主体、主观方面、客观方面都有很大的区别。首先,介绍贿赂罪的犯罪主体系一般主体,而斡旋受贿罪的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其次,虽然二者皆为故意犯罪,但介绍贿赂罪是出于促成他人贿赂行为的实现,而斡旋受贿罪是出于为非法取得他人财物;再次,介绍贿赂行为的性质是出于中间介绍的行为;而斡旋受贿行为则是利用自己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行为,属于受贿行为。

如果介绍贿赂的人在介绍请托人给其他国家工作人员时,有利用自己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应当如何处理?有学者认为,这种情况同时符合了介绍贿赂罪和刑法第388条斡旋受贿罪的要件,构成介绍贿赂罪和斡旋受贿罪的想象竞合,应当按照第388条的规定以受贿论处。也有学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二者没有牵连、吸收关系,法律也没有特别规定,故应当以介绍贿赂罪和受贿罪并罚。[22]笔者认为,从罪数理论上看,牵连、吸收关系的存在本身就存在者一定的困难,即使存在着牵连、吸收关系,也应当以并罚为妥,以实现罪责刑相称的原则。但在当前该理论仍然被我国的司法实践广泛采用的情势下,就应当考察两个罪之间是否确实存在着牵连、吸收关系,若存在,仍然应当按照该理论处理,除非法律有例外规定。介绍贿赂的人如果利用自己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介绍请托人给其他国家工作人员,从而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应当说其介绍是手段,自己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从中渔利是目的,应当以斡旋受贿看待,最终以受贿罪论处为宜。当然,如果介绍贿赂的人虽为国家工作人员,并为他人介绍贿赂,但却未利用本人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就不宜以斡旋受贿行为定性,即不应以受贿罪论处,而应构成介绍贿赂罪。

(二)介绍贿赂罪与受贿罪、行贿罪共犯的界限问题依照刑法的规定,介绍贿赂罪的法定最高刑为3年有期徒刑,而行贿罪与受贿罪的法定最高刑分别为无期徒刑和死刑,虽然行贿罪与受贿罪的帮助犯由于是从犯,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但在从轻、减轻处罚的情况下一般还是要比介绍贿赂罪重得多,因而区分介绍贿赂罪与行贿罪与受贿罪的共犯就显得十分重要。[23]这当中常见的有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1.介绍贿赂罪与受贿罪、行贿罪的区别问题

由于本罪与行贿罪、受贿罪的共犯存在类似情形,在司法实践中易混淆。介绍贿赂罪在本质上依附于行贿受贿犯罪,从表面行为看来,任何介绍贿赂行为,在客观上无不为行贿或受贿行为起帮助作用,因此介绍贿赂罪与行贿、受贿的帮助行为极为相似,很难准确区分。对此问题,我国学者们有不同的理解。

第一种观点认为,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行为属于受贿罪的一种帮助行为,但由于刑法已将其规定为独立的犯罪,因而对此不再以受贿罪的共犯论处。[24]

第二种观点认为,贿赂行为的帮助行为是刑法总则规定的非实行行为,而介绍贿赂行为则是刑法分则规定的实行行为。在主观上,贿赂罪的帮助犯仅有单纯的帮助贿赂实行犯的意思,而介绍贿赂行为人不仅有帮助贿赂实行犯的意思,而且是出于介绍贿赂的故意。因此区分二者的关键是看行为人有无介绍贿赂的故意。[25]

第三种观点认为,介绍贿赂罪的通说所列举的行为属于受贿罪的帮助犯或行贿罪的帮助犯,但行贿罪的帮助行为与受贿罪的帮助行为不应当独立成为介绍贿赂罪,而应当将通说所认定的介绍贿赂罪作为行贿罪的帮助行为或受贿罪的帮助行为从介绍贿赂罪中排除出去,因此,所谓介绍贿赂罪是指行为人明知某人欲通过行贿谋求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而向国家工作人员提供该信息。该观点同时主张介绍贿赂罪没有必要独立成罪,立法上可以逐步取消。

[26]

第四种观点与第三种观点大同小异,但认为应当将介绍贿赂增添“引见行贿人”的含义,从而将介绍贿赂罪界定为“行为人明知某人欲通过行贿谋求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而向国家工作人员提供该信息或向国家工作人员引见该行贿人。”[27]

笔者认为,以上诸观点的主要差别在于,第一种观点认为介绍贿赂属于贿赂犯罪的帮助犯,第二种观点认为介绍贿赂不仅有帮助贿赂实行犯的意思,而且是出于介绍贿赂的故意,第三种观点则认为介绍贿赂罪与行贿罪的帮助行为或受贿罪的帮助行为没有共同之处,如果曾经有将二者解释为有重合之处的说法,则应当重新界定,将属于受贿罪的帮助犯或行贿罪的帮助犯的行为从介绍贿赂罪中排除出去。第四种观点中的“引见”要件必要与否倒不是主要问题,因为现代通信如此发达,引见与介绍都可以有多种方式。

介绍贿赂罪与行贿、受贿的帮助行为极为相似,但是它们之间又有着根本的区别,刑法之所以将其单独规定,就是由于介绍贿赂与行贿、受贿属于性质不同的行为,不能简单地将其作为行贿、受贿的共犯对待。因而倾向于同意上述第三种观点。在主观方面,行贿罪、受贿罪的帮助犯认识到自己是在帮助行贿一方或者受贿一方,因而其行为主要是为一方服务;而介绍贿赂的行为人认识到自己是处于第三者的地位介绍贿赂,因而其行为主要是促成双方的行为内容得以实现。介绍贿赂的行为人主观目的是为行受贿的实现进行沟通、撮合,其本身并没有行贿或受贿的目的,如果有此目的,则构成受贿、行贿的共犯。而且,虽然介绍贿赂人大多有谋取利益的目的,但也可能并不要求得到现实的“利益”。而行贿、受贿则是各有明确的所求,属于典型的“权钱交易”的性质。在客观方面,介绍贿赂人必须与贿赂行为的双方,即行贿人和受贿人之间都有联系,但这种联系是根据行贿、受贿双方的意图办事,是一种“居间”,转达其意思,牵线搭桥,而行贿、受贿的帮助行为虽然行为人也与其中一方或双方有联系,但不是仅限于转达意思,却积极为一方或双方出谋划策,想方设法实现行贿或受贿之目的,因此构成行贿罪或受贿罪的共犯。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集体经济组织工作人员或者其他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在介绍贿赂罪中,有些国家工作人员在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过程中非法收受了他人的钱财,从表面上看似乎构成了受贿罪。但是,他在为他人谋取利益时,并没有利用其职务之便,而是通过朋友关系和送钱送物的办法,请托他人帮忙。其行为缺乏受贿罪客观方面的构成要件,不构成受贿罪。对受贿罪中的共同犯罪,应理解为受贿罪被告人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利益,其家属、亲友共同参与收受财物的共同犯罪案件。行贿罪是指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集体经济组织工作人员或者其他从事公务的人员以财物的行为。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有些是合法的、正当的,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向国家工作人员、集体经济组织工作人员送钱送物,具有行贿罪的某些特征。如果不能分清介绍贿赂罪与受贿罪、行贿罪的共犯,而将介绍贿赂的犯罪行为作为行贿受贿犯罪的共犯论处,或者将行贿受贿犯罪的共犯作为介绍贿赂罪论处,则混淆了它们之间应有的界限,导致轻罪重判或重罪轻判。如果一行为既符合介绍贿赂罪的规定,又同时对行贿、受贿起帮助作用,则属于一行为触犯数罪名,应当从一重处罚,结果当以受贿罪或行贿罪论处,而不定为介绍贿赂罪。[28]

受贿罪实务裁判要旨(二)|受贿形式认定

1确有证据证明,索要正当合伙承包经营的分成,不构成受贿罪

裁判要旨:参与合伙业务,确立共同经营关系、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参与或实施具体业务活动、提供服务,确有证据证明的,索要正当合伙承包经营的分成,为正常经营活动的收益分成问题,不构成受贿罪。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15号:刘群祥受贿案

2假借投资合伙经营,强要“合伙”相对方支付高额回报,构成受贿罪

裁判要旨:未参与共同经营,也不承担合伙经营的风险,合伙经营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利用职权索取他人财物的,构成受贿罪。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384号:胡发群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3参与“合作”投资有部分出资但不承担投资风险,在项目获利后收受投资本金和收益的,构成受贿罪

裁判要旨:在合作投资中并未出资,未参与管理和经营,更未承担投资风险,其行为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出资合作投资行为。名义上是共同投资,实质上是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权钱交易,应以受贿论处。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724号:朱永林受贿案

4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贿赂与收取合理劳务报酬的界限,如何区分?

裁判要旨:区分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与收取合理劳务报酬的界限在于国家工作人员是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还是利用个人技术换取报酬。应从以下方面综合把握:1国家工作人员是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还是利用个人技术换取报酬;2是否确实提供了有关服务;3接受的财物是否与提供的服务等值。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407号:方俊受贿案

5亲友间正当馈赠与受贿,如何区分?

裁判要旨:亲友物品馈赠是一种单方民事法律行为,是行为人自愿将自己财物无偿地给予他人的合法行为;而受贿则是一种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犯罪行为。在财产上有共有关系的亲属,不存在行贿、受贿问题;在财产上没有共有关系的亲属和朋友之间,可以存在行贿、受贿关系。区分亲友间正当馈赠与受贿,可从以下方面判断:(1)双方关系。(2)经济往来的价款,即财物价值。(3)往来的事由或请托事项。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217号:万国英、挪用公款案;第399号:钱政德受贿案

6交易中的正常优惠与以交易形式受贿,如何区分?

裁判要旨:权钱交易是交易型受贿的本质特征。在交易型受贿犯罪中,一是优惠价格往往具有较大的随机性和任意性,经营者会根据交易对象临时确定价格优惠幅度、结算方式等,因而难以事先确定优惠幅度;二是优惠价仅针对特定的国家工作人员等个别对象,社会上不特定多数人是不可能享受到同等优惠的。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975号:胡伟富受贿案

7上级单位工作人员逢年过节收受下级单位礼金,如何认定?

裁判要旨:仅出于人情往来,不具有为他人谋利的意图及行为,属不正之风,不具有权钱交易性质,按一般违纪处理,不应认定为受贿;但如借过节之机,明知他人有具体请托事项,或根据他人提出的具体请托事项、承诺为他人谋利而收受他人财物的,均应认定为受贿。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218号:姜杰受贿案

8“事后收受财物”,能否构成受贿罪?

裁判要旨:虽然无充分证据证实在实施职务行为时具有收受财物的故意,但在后来收受财物时,即其明知收受的财物是因为此前为行贿人谋取了好处,应当认定其具备受贿犯罪的故意;行使的行为虽是合法的正当职务行为,使他人获取的巨额利润也是合法的利益,但仍属于“为他人谋取利益”;为此收受了他人送的财物,其行为无疑属于“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该行为即具备受贿罪的客观构成特征。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64号:陈晓受贿案

9索取的财物是否为被告人自己占有,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

裁判要旨:指定他人将财物送给其他人,索取的财物没有为被告人自己占有,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340号:李葳受贿案

10未签订买卖合同,低价购买商品房并且未验收,能否认定为受贿?

裁判要旨:低价购买商品房,虽未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且未验收,但买卖双方履行完毕主要买卖义务的应当认定为受贿。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562号:梁晓琦受贿案

11未出资,委托他人购买股票获利,应认定为受贿

裁判要旨:第三人在被告人始终未出资的情况下为被告人购买了股票,但第三人并未将股票交付给被告人,而是直接将获利交给被告人。这种未出资,委托他人购买股票获利的行为,应认定为受贿。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562号:梁晓琦受贿案

12“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如何理解?

裁判要旨:“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应理解为行为人对被其利用的国家工作人员在职务上没有制约关系,但是行为人利用了本人职权或者地位产生的影响。行为人通过上级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收受财物,属于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受贿。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754号:陆某受贿案

13国家工作人员,与所利用的其他国家工作人员间有密切关系,如何定性?

裁判要旨:只要国家工作人员同时具备本人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和其与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密切关系,原则上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的规定,以受贿罪论处;但确有证据证实国家工作人员仅利用了其与被其利用的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密切关系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的规定,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论处。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754号:陆某受贿案

14如何判断特定关系人受贿

裁判要旨:本人不直接收取,而是授意他人将有关财物直接交给其指定的第三人的情形,是否认定为受贿,在判断时应当首先区分实际收受财物的人是否属于特定关系人。特定关系人是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近亲属是个法律术语,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近亲属是指“夫、妻、父、母、子、女、同胞兄弟姐妹”。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关键在于该人是否与国家工作人员有共同利益关系。对于共同利益关系的理解,应注意两点:一是共同利益关系主要是指经济利益关系,纯粹的同学、同事、朋友关系不属于共同利益关系,因为受贿罪的本质是权钱交易,没有经济利益往来的不符合受贿本质特征;二是共同利益关系不限于共同财产关系,除共同财产关系外,情夫情妇等关系亦属于特定关系。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584号:周小华受贿案

15利用职务便利给特定关系人安排工作,特定关系人获得薪酬,如何认定?

裁判要旨: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要求给特定关系人安排工作,但特定关系人实际付出相应劳动的,不属于挂名领取薪酬的情形,不能认定被告人受贿。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584号:周小华受贿案

16明知有与自己职务相关的请托,收受财物,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利

裁判要旨:明知他人有与自己职务相关的请托事项,仍然将自己房屋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租给请托人的,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1019号:凌某某受贿案

17以明显高于市价价格将房屋出租给请托人,属于变相收受贿赂

裁判要旨: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让请托人租赁其房屋,实质上是一种变相收受请托人财物的行为,属于采取交易形式变相收受贿赂。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1019号:凌某某受贿案

18利用职务或地位,授意他人向第三人出借款项后自揽还款义务,最终被免予归还,是否属于受贿?

裁判要旨:免除第三人债务能成为受贿罪的对象。利用职务或者地位,授意他人向第三人出借款项后自揽还款义务,最终被免予归还属于受贿。

案例索引:《刑事审判参考》第885号:雷政富受贿案

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

欢迎分享